2018.11.4成都剑道vs兵击详解


发布日期:2018-11-08    


  本篇文章来自UKA终极盔甲竞技运动,请诸位赏评!

  114日对所有的器械运动爱好者来说是应当被铭记的日子。这一天兵击与剑道在成都进行比赛,比赛前期双方都获得了自己想要的。当然有美好的事物,也会有负面的情绪,一些观众纷纷表示双方的规则看不懂,更有甚者直接表示有人犯规。这里让笔者带你详细解读这次比赛,领略这项运动美好的同时了解双方的规则与不同吧!


 

双方从规则到技术都不是一个体系

  兵击是最近十年兴起的一运动方式,一般指“器械类武术在贴近实战的开放规则下进行对抗”,作为一项运动方式而不是一个单项的运动,兵击非常特殊玩兵击的人包括剑道练习者、HEMA(欧洲古典武术)练习者、击剑练习者等等,但又由于它定义宽泛上手容易,只要拿个东西互相对打就可以称为广义上的“兵击”,因此有也有很多的是民间爱好者通过书籍、视频自学的。而自由宽泛恰恰是兵击运动的魅力所在


 

兵击在近身战的时候,角跤技术可能比剑术本身更重要

  剑道作为一门单项运动,则脱胎于古流,目前已经繁衍生息百余年。在二战后,为了应对美国的禁武令以及竞技化考虑,剑道大师们对原本的剑术体系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例如原本摔、打、踢、绊、投等技术在正规的剑道比赛中已经消失,只有一些不能参加全剑联的流派如羽贺流保留着战前技术。实际上广义的兵击是包括剑道的。用比喻的手法来说,兵击就像是”,剑道就像是“笔”中的“毛笔”,“毛笔”是“笔”的一个分类,并且实际上生活中很少用来书写,更多的是除了书写处在书法心境上的追求。

 

  这个差异让双方的竞赛走上迥然不同的道路。同时去真刀化的竹剑的应用技术的发展与沉淀,使选手对兵击类武器相对陌生,甚至是从未接触。而兵击方的日常训练便是使用尼龙剑或者钢剑。所以,这次比赛中,我们能很明显地感受到剑道侧对尼龙以及海绵武器的不适应。


 

兵击选手vs剑道选手

  在第一场兵击对决剑道的比赛中我们能很明显地感受到兵击方控制着比赛节奏,尤其是前半段一连串的片手打击更是牢牢压制住剑道侧。之所以兵击方能做到这个地步,除开身高臂展上的优势外,更多的是剑道侧对片手攻击腰腹和下半身以及尼龙武器的不适应。选手长期训练的重量惯性,肌肉记忆,攻防习惯,在这个赛制规则中恰恰成为了欺骗自己的元凶。我们用日常生活做例:在考试前各种试卷和练习册塞满书包导致你的书包变得非常沉重,可你在放学后依旧会下意识地试图用单手提起。只有在明确感知到书包沉重后才会改用肩背让肩膀替手臂承担重量,这就是肌肉记忆。长期使用轻便的竹剑进行跳摆和素振,哪怕知道尼龙剑的重量更接近真剑,身体也会跟着以往的练习习惯走进对手的伏击。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剑道侧在适应阶段过后立刻就爆发出了一往无前的气势后半段的逆胴打击非常漂亮很可惜由于前半段的压制导致比分差距已被拉开最后惜败


 

剑道选手在最后打出好几个非常漂亮的逆胴

  除了重量外更让身体不适应的就是剑的距离。剑道所使用的竹剑往往在1.2米以下,很多时候剑道侧觉得自己是在【安全距离】,但兵击方眼中剑道对手已经进入了自己的【攻击范围】。

 

  由于这次使用是相对长于竹剑的兵击武器。双方都换成了1.5公斤左右rsw海绵剑,在开始阶段剑道依旧被压制,甚至有一剑被刺中后都愣神了。


 

面对当胸刺来的一剑,剑道侧未做任何有效抵抗。说明在潜意识里不认为能刺中

  当这个距离感劣势和规则劣势混合起来时,剑道侧便难以抵挡。由于剑道稽古只能攻击对手的面、胴、手三个部位,对腿部没有任何的防御。因此当兵击方不断地使用片手扫腿时,剑道侧便显得极为被动,无他平时根本看不到这么打的。

 

这场比赛至少一半的失分都是源自下半身被击中

  综合所述,这次比赛前几场,剑道方都以失分告终。但从场上选手、观众、主持人多方的互动和投入情绪来看,无论对赛制还是对手都是相互认可和赞许的。兵击方胜而不骄,剑道方虽败却尽心一战。交战过程可以说不争荣辱,只为尽力体现本技特色与交流之心!

 

  遗憾的是,此次比赛由于某些原因让两位的比赛中断没有持续这场交流武艺的赛事。UKA对此表示非常遗憾,毕竟无论双方打斗的多么激烈,当赛事结束都应当成为兄弟。UKA也衷心希望在以后的赛事中来自大江南北的选手无论是兵击爱好者还是剑道习练者都应当有着“一战成兄弟”的精神。穿上铠甲能激发出内心正直敬畏尊重对手的小宇宙,去除投机暴力无良的恶念,毕竟无论什么体系的武术,无论习练者的训练方式是什么,最重要的都是交流,没有任何一种技艺能够在一潭死水的前提下发展。

 

  南京演武司剑术俱乐部馆长芹泽(剑道三段,5年兵击经验):

  对于本次比赛的结果,很早我就断言说,兵击稳赢,果不其然。

  剑道方面的平均练习时间是兵击方的5倍,并且都是经过体系化学习的剑士。无论是圈外还说剑道圈内都觉得应该是剑道稳赢。然而事实却是13输给了兵击。

  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我个人认为是两个方面,一个是“轻敌”,一个是“运动化”

  首先是“轻敌”,从一开始,这场对决的发起原因就是因为剑道方对兵击方的轻视所造成的。“油断大敌”(疏忽大意是最大的敌人,)这句话常常出现在剑道练习者的头巾上,然而却没在剑道人的心里。现在国内剑道圈对兵击的看法也是如此。认为自己更厉害,自学的兵击圈不行,做井底之蛙,可悲可恨。

 

  其次是“运动化”,剑道现在已经是一门运动化的武术了。如果按照纯剑道的方法去打“实战”的话,肯定是不行的。比如以前的剑道老师会和你解释为什么剑道打头这么多,是因为头最难打,练好了打头,其他就容易了。而现在你问很多剑道练习者,他们会认为是打头杀伤最大,所以要打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运动化”这些使得剑道已经脱离实战成为一门运动了。和尽量贴近实战情形的“兵击”不同。这就像你找一个国家队的羽毛球或者乒乓球冠军和一个搏击水友打架,八成也是搏击水友赢一样。

 

  然而,我还是相信剑道的实战性的,国内兵击圈内有很多高水平的人是剑道出身。如果有扎实的剑道功底的支撑,稍稍适应兵击环境后,就可以很强,这是兵击圈大家都认可的。

 

  而我馆也秉持着剑道是武道不是运动的思想,支持馆内学员进行兵击活动。

也希望经过这次事情之后国内剑道圈能够吃一堑长一智。

 

 

 

   UKA也会尝试在之后组织倡议一次有示范意义的多流派竞赛,做好这一激情运动的推进者。在本月二十四日,敬请光临,领略竞技运动的美好与激情!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8052287号-1